睫毛 | 在心里也建起一座美丽花园

在京郊一处安静的院落里,两座交接而立的原木色房子、一座玻璃花房和一处露天花园,这便是睫毛和她丈夫高高的家。房子是由旧仓库改建而成,功能区域有餐厅、客厅、厨房、卧室、浴室、卫生间、工作室、阳光房和花园。从搭建房子、添置内饰到花园分区规划,仅有半年时间,这个家却俨然呈现出舒适久居过的样子。不仅是因为他们选用的多是在旧货市场淘来的老旧材料铸造空间,散发出一种自然亲切感,还有酷爱旅行的两人不断添置旅途中购置的器物,以及勤奋的睫毛对植物培植、装点总能投入无限热忱,从未停止料理生活的脚步。

睫毛是一位生活里不可缺少鲜花与自然气息的姑娘,从青海草原里走出来的她因有齐刷刷浓密的眼睫毛而得名,这位资深的园艺爱好者将自己开设的青年旅舍、咖啡馆、精品酒店巧手打造宛如一个个的微型花园,每一处都被花草绿植深度环绕,与环境融为一体。

12月,一个难得阳光充沛的好天气,我们如约拜访了睫毛和高高的家。沿着宛延砖石路穿过大片草坪,我们进入了内室,也仿佛走进了另一个季节。屋外冬日严寒,屋内温暖如春,睫毛打理的鲜活植物们也映入眼帘。

内室最大的空间开放无拘束,是主要起居活动的地方,也常用来接待朋友,分割成为相对独立的区域:用餐区、会客区、开放厨房、工作区和茶室。各种老木家具与工业风灯具、椅子搭配,水泥色地面、吧台在绿植鲜花的映衬下更显得低调质朴,大面积的玻璃窗让室内拥有极佳的采光,也更大程度收揽室外的景色。身为室内设计师的高高一手包揽了室内设计,结合两人的生活习惯进行功能的规划,睫毛则把心思尽显于软装和细节,两人分工合作共同构筑了这个有爱的家。

梵几x睫毛

余沁:我知道你的人生到现在只羡慕两件事,一是“别人的花园比你的大”,再是“别人的花比你的多”,为什么对花有这么深厚的热爱?

睫毛:我是在草原上长大的,喜欢光着脚踏在花草上走。我也很喜欢土壤,很喜欢种东西,我可以一天时间都待在地里,即使是大太阳我也不会介意,我很喜欢晒太阳。


余沁:热爱自然与生活的人势必会喜欢旅行?比如你。是因为旅行开始接触「青年旅舍」的吗?

睫毛:是的,它本身发源于德国,在国外都很流行。最早的了解是因为一个在英国留学的同学,说他在国外旅行时都住「青年旅舍」。我就问:什么是「青年旅舍」?他说:就是类似我们上学时候的上下铺。后来我就搜了一下,叫「青年旅舍」的五花八门。上大学的时候也喜欢旅行,那时还是学生基本挑便宜的旅舍。曾经去成都的时候住了一家,觉得体验还挺好的。跟酒店不一样的感觉是「青年旅舍」的大厅给人感觉像家一样。而酒店的大堂会让人拘谨。「青年旅舍」也给人感觉比较接地气,就像在自己家拥有比较放松的状态。

余沁:为什么选择在北京开青旅?而且店名也叫Peking,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吗?

睫毛:你看在法国,如果跟老外去聊的话,你说北京,好多人还不知道,他如果没有来过中国的话,可能他不知道北京,但你说Peking他就知道是哪里。而且我喜欢叫Peking的那个年代以及那个时候的北京,我觉得那个时候更像北京,其实现在北京一点都不像北京,所以很自然就叫了这个名字。

余沁:目前知道你已经开了3家「青年旅舍」(其中一家附带咖啡馆),还有一家精品酒店(仅有6个房间),里面的配套和品质贯彻到每一个细节,简直是令人惊叹。

睫毛:应该是我把青旅的概念稍稍转换了一下,别人所认为的青旅应该就是比较廉价,很简陋,只是睡一晚,没有什么设计感,但是我会觉得任何廉价的东西还是可以做得很温馨、温暖,我还是可以把旅舍打造得像家一样的。我觉得无论做什么,一个「青年旅舍」也好,咖啡馆也好,只要是在我的范围之内,如果我能够做到两百,我肯定不会只做到一百九十九,我是属于这样的人。我会全情投入,会站在客人的立场上。比如我们店刚开那时,我就假设我是一个最挑剔的客人来这里住,什么样的状态是我最舒服的,比如洗澡水很大啊,吹风筒的风力很大啊,浴巾很大很柔软啊,洗澡很舒服、床品很舒服,那我觉得就是理想的。

古奇:那投入和成本必定会高出很多。

睫毛:是的,我是对数字没什么概念的人。比如在店里的鲜花投入真的很多钱,每年财务都会跟我说,买鲜花的钱能不能少一点?去年我看报表的时候,光鲜花我们就买了25万8,我一听,“啊?是吗?”也只是听一下,然后今年依然没有少买,只会多买。我买花永远只有不够插的,不会说花多到没地儿插的。所以很多人都以为我们是一家花店。

古奇:你们两个在装修方面怎么分工?

睫毛:高高在青旅这块承担了一个设计师的角色,我是甲方,他是乙方,我会提各种要求。比如说水的过滤,北京普遍水质不太好,像我头发很长,又很爱洗澡,对水质会有要求。而且我又爱穿白衣服,如果普通没有过滤的水洗出来的衣服会很黄,会洗不干净。但是软化过滤处理以后洗出来的衣服就会很白。

古奇:就是全部按给自己的标准去做?水过滤系统是采用前置过滤?

睫毛:对,大型的前置过滤设备。我们的水一共经过4次过滤,未过滤的水碱性很大,腐蚀也厉害,比如淋浴喷头很快就会堵住,外表还会蜕皮,很难看。开第一家青旅时没有经验,水没有过滤,而且还用太阳能,半年水垢就会堆积,喷头的水就越来越小,那个管道也坏得很快。现在我们的旅舍会收到客人反映我们提供的欧舒丹四件套是假的,因为他们洗澡的时候感觉水太滑了,头发都不用护发素……其实是因为我们的水经过四级过滤以后水质特别软,我常跟客人说可以试喝我们提供的刷牙的水都是甜的,是可以直接饮用的。总之,我就是假定自己是一位最刁钻的客人。我觉得做服务行业肯定是这样的,要站在顾客的角度去考虑,能把所有能想象到的,甚至想象不到的,尽可能想到,再去经营的时候就比较好。

古奇:有一些问题则是你营业了以后才能发现。似乎看别人开旅馆好像很简单,但如果真正要开功课是很多的。我们在杭州的Hugo设计酒店推出了一间“梵几房”,我前不久去杭州也住了他那。做得蛮好的,细节也很到位,但是还是会有可以改进的地方,要做到完美其实特别难。

睫毛:对,永远没有一家完美的店,一家完美的店永远在你的建设中。

古奇:旅舍还有什么细节是你觉得很重要的?

睫毛:我觉得床品很重要,西四的那家店我们只有6间房,光床品就花了8万,是我去专门定制的,用埃及棉加桑蚕丝混合织的,那样就很适合裸睡。还有北京的空气很不好,我们每间房都有Blueair的空气净化器,大厅也有,还会提供四种不同的味道的香薰,客人预订的时候可以选择喜欢的味道。还有店里很多的花,预订时也会跟客人沟通他是否有花粉过敏,还会沟通看他有没有特别喜欢的花,如果有,我们也会买来放在预订的房间里。还有马桶,我是个有洁癖的老板,不太喜欢落地的马桶,感觉再怎么打扫还是会显得不太干净,所以都用品质好的壁挂式马桶,可能跟我去过日本有很大关系,我们马桶都会配妇洗器……最重要的还是让客人觉得有家的感觉,住进来以后很放松。

古奇:这个家相比青旅的装修,我想只会“过之无不及”吧?花了多长时间?

睫毛:土建花时间比较长,这里原来是个工厂仓库,不能拆嘛,层高很高所以不保温。我们就等于在仓库内建了一个房子,所以土建花了差不多3个多月吧。

古奇:已经算很快了。全部做了地暖吗?

睫毛:大厅、卫生间做了地暖,卧室没有,听说地暖导致粉尘往上走,睡觉的时候人会呼吸得更多,从健康方面考虑就没有做。

古奇:你们这里温度合适,加上这块位置接地气,所以湿度还算理想,植物长势不错。


睫毛:嗯,室内水泥地面清洁好打理,也很接地气。里面也设计了地漏,整栋房子可以直接用水管进行冲洗。其实室外用于种植的院子里原本就是水泥地,我们全部敲掉换了土,而且换了很多,因为水泥下面的土壤也会污染,工程量很大。

余沁:但你就是不妥协,刷你的朋友圈就感觉到你的精益求精,兴趣广泛还特别勤劳,不仅种花还种了很多瓜果蔬菜。

睫毛:摩羯座就是工作狂,一起床就是在干活,总是感觉有很多活没干完。

沁:外面的花园还在规划吗?听说你想做一些好玩的类似儿童花园,外面另一座房子是做什么的?

睫毛:花园还在归区,现在是冬天植物进入休眠,明年想做童趣花园等一些主题性花园。花园旁边是高高的木工工作室。

余沁:那家具是自己做的还是淘来的吗?

睫毛:现在用的是在一些旧货店里淘的,因为我们都喜欢木头的东西,特别是旧物。我们屋顶上的墙板都是从集装箱上拆下来的木板、也有从老地板上拆下来的,二手的再加工。我觉得老的东西首先它环保,也没有什么油漆,也不容易变形,比新的还好,虽然北京很干燥,我们的老榆木桌子也保持得很好很稳定。老的家具不仅耐看,有历史、故事感,用起来也很有温度。

余沁:我感受到了这个家的满满爱意,倾佩你一直以来对Peking的坚持投入,也很羡慕你的生活态度。

睫毛:真正开店才知道,最难的职业是老板。第一家Peking的选址就花了7、8个月时间,那时就想要不要放弃,那时就想再给自己一个月时间,后来发现用心了上天还是会眷顾你的,在你跌到谷底的时候又给你一块巧克力吃。后来我们就开了第一家店,现在一家一家开起来……可能时代无可避免会有浮躁的部分,但我觉得最后能沉淀下来还是得依靠快乐地坚持并且认认真真地做事情。

睫毛:Peking品牌创始人,目前设有北平咖啡馆、北平国际青年旅舍、北平小院青年旅舍、北平北京站青年旅舍、北平花园精品酒店

采访:古奇、余沁
摄影:chenchen、睫毛
文字整理:余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发现家居 » 睫毛 | 在心里也建起一座美丽花园

赞 (0)

相关推荐

    暂无内容!

评论

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