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穿越指南 | 过年宅家太无聊?来看古人如何花式迎新年

对于春节,我们有许多共同记忆:

一家人热热闹闹的年夜饭,边吐槽边看完的春晚,喧嚣而缤纷的烟花鞭炮……年复一年,这些固定程序组成了我们对于春节的记忆锚点,似乎有了这些仪式,才算过了一个完整的春节。

这些我们习以为常的仪式,其实都有着千年的文化根源。不过在时代的变迁中,许多习俗不论从形式还是内核,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更有很多曾风靡一时的传统习俗,如今已经销声匿迹。

今天,就让我们穿越回过去,看看古人那些花样百出的春节,以及它们背后的传统和寓意。

01宫廷里的守岁和春晚

早在汉代,正月初一就正式被定义为“年节”,也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春节。但直到唐朝,才有了春节专属的七天长假。不过想要开启这个长假,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轻松,如果是一名“职位高,责任重”的京官,除夕夜还得进宫加班。唐朝的京官在除夕这天,要进宫陪皇上吃年夜饭、看春晚、守岁。不仅如此,第二天一早还要去宫中参加大朝会,为皇上写新春贺词。放今天来说,就是老板把团建安排在了大年夜,而“团建”结束的第二天还要汇报年终总结。

皇家的团建,仪式感十分重要。享用完丰盛的年夜饭,除夕夜的重头戏——傩戏就要上演了。在靠天吃饭的农耕社会,春节是祈祷来年风调雨顺,充满祭祀意味的节日。而奉天承运的皇室,便成为与神明沟通的代言人,代表黎民祈愿上天的眷顾,驱逐作祟的邪魔。

在唐朝以前,“傩”主要是一项宗教任务,剧情和舞台都很单调。到了唐朝,文化界百花齐放,百姓的审美也大大提升。于是许多礼乐仪式开始致力于优化观赏体验,在戏服、妆效和道具上,都大胆超越前代。

傩戏以面具为其艺术造型的重要手段,
傩文化是唐代春节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视频截取自:电视剧《大明宫词》

唐朝诗人孟郊曾生动描绘傩戏的场景:

驱傩击鼓吹长笛, 瘦鬼染面惟齿白。

暗中崒崒拽茅鞭, 倮足朱裈行戚戚。

相顾笑声冲庭燎, 桃弧射矢时独叫。

在喧嚣的鼓乐声中,演员们阵列出场。主角往往披坚执锐,引号布阵;列阵的童子则身着艳丽舞服,头戴兽面,吟唱驱傩词,周围还有众多烘托气氛的围观群众。所有人在皇家恢宏的音乐声中载歌载舞,一展大国风采。显然,在皇帝和礼官看来,皇室春晚的目的除了驱祟祈福,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功能——彰显国家的昌盛和庄严。

更精彩的是,唐朝文艺界的各路达人也会在皇室春晚亮相:“倾城人看长竿出”的赵解愁、“一舞剑器动四方”的公孙大娘。更不用提当时唐朝与西域各国交好,魔术、杂技、驯兽,节目花样层出不穷,能持续近十个小时,完全可以媲美今天的春晚。

02文人过年的风雅讲究

不同于唐朝的鲜艳明丽,宋代的画风更加清新淡雅。

宋朝是一个皇帝带头搞文艺的朝代。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当然是创作了“瘦金体”的文艺中年宋徽宗。在春节这种传统节日上,宋徽宗的文艺气质更是体现得淋漓尽致。

春节还没到,宋徽宗就开始动脑筋了。作为一位热爱工笔花鸟画的皇帝,冬日里略显寂静的后花园让他多少觉得有些单调。于是,他命令宫廷里的画师们将冬日里难得见到的花卉、禽鸟作为题材,创作绘画。画卷完成后,伴着窗外悠扬的雪花,欣赏着眼前百花争妍,真可谓是良辰美景,天也奈何不得。就这样,在宋徽宗的积极推广下,这种既风雅又吉祥的绘画形式在宋朝盛行开来,也成为了岁朝清供图的重要形态。

*“岁朝”也是一种文艺的措辞,指一岁之朝,其实就是正月初一。岁朝图就是庆祝新年伊始,为来年的平安喜乐祈福的贺图。而“清供”则是从给佛像供花转变来的习俗。

[北宋]赵昌《岁朝图》,绢本设色,103.8×51.2cm,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图中花草明艳冶丽,窥一图而满园春色尽收眼底

然而当这种绘画主题传到文人圈里,经过了更清雅的改造。文人没有宋徽宗的皇家花园,于是就在案头摆上花瓶古盆,插上时令花草,再配上一些象征吉祥的器物,这个平替版的皇家清供,更别有一番雅趣。但对文人来说,那些古盆文玩再珍贵,又怎么比得过他们朝夕相处的笔墨纸砚、古碑法帖呢?所以他们还别出心裁的把这些书斋文具也画进岁朝图,不仅让岁朝图这个本来是春节独有的题材扩散到了日常生活,也为中国美术史贡献了一种新的题材:文房清供图。

宋朝文人对传统仪式的创新,还体现在拜年这件事情上。当时许多士大夫由于应酬过多,分身乏术,便委派下人手持名片前往贺年,称为“飞帖”。虽身不能至,但心意满满。这些贺年卡也往往能衬托出主人不俗的品味——由梅花笺纸裁减而成,主人亲笔填上贺词。例如著名的北宋婉约派词人秦观的拜年状就写着:“观,敬贺子允学士尊兄。正旦,高邮秦观手状”。这句话放在现在来看就是“子允兄,春节快乐,秦观亲笔”。可见即使是拜年,文人们也十分矜持,寥寥数笔,却情意真诚。这些由文豪们亲手书写的飞帖也成为后人十分珍惜的收藏。毕竟,大文豪们的墨迹可是千金难求的,绝对是值得趁着过节向亲朋好友炫耀的佳品。

拜年送名片·明代
“飞帖”拜年的习俗到明代仍然如此,清代《燕台月令》也形容北京“是月也,片子飞,空车走。”

宋朝人过年的风韵雅致,堪称历史之最,引得后世竞相模仿。比如明清时期,既发扬了文房清乐,还继承了投帖拜年的风俗。今天我们的春节贺卡,也可以从宋人那里找到原型。到了现代,虽然岁朝图已不如当年那样受人追捧,但赏玩花草、品鉴文玩的审美情趣,还是被保留了下来。如果感兴趣,不妨置办几支腊梅,摆上一只素花瓶,再点缀几颗鲜艳的果子,为你的春节增添一笔雅事。

03目不暇接的春节庙会

对古人来说,春节是一年里的头等大事。但到了近代,春节却曾险些被取而代之。

民国时期,政府引入公历,为了区分旧历,便有了一月一日的元旦和大年初一的春节。但当时的民国政府一度认为,过农历节日会阻碍革命进程,于是严令禁止过农历春节,甚至派警察强制各个商铺“春节不打烊”。然而,对于百姓来说,要过年的决心可是任谁都无法动摇的,即使是鲁迅这位新文化运动的意见领袖,对于民国政府武断取消农历春节,也颇有微词。

鲁迅曾在一篇短文中写道:“我不过旧历年已经二十三年了,这回却连放了三夜的花爆,使隔壁的外国人也‘嘘’了起来:这却和花爆都成了我一年中仅有的高兴。”意见领袖的发言,分量不可谓不足。最终,春节在百姓的呼声中得以保存。

在民国百姓们最期待的春节活动榜单中,

庙会绝对能排得上名次。

春节庙会中的舞狮表演 
图源:视觉中国

近代被迫打开国门的中国,迎来了一次商品交易的小高峰。庙会上不仅有各家囤积了一年的丰富农产品,还有各种手工艺精品、儿童玩具等等。再加上那时清政府被推翻,大量清朝贵族家道中落,便趁着春节搞起“地摊经济”,变卖珠宝字画、雕塑瓷器,还有一些只有富贵人家才有的西式器具也会在庙会上现身。产品琳琅满目,堪称是一场小型的文博会。

在熙熙攘攘的庙会里,在震耳连天的花炮声中,埋藏在中国人骨子里的那种乐观,也随着春节一起复苏了。

04百变过年方式,不变浓浓年味

在今天,赶庙会这种活动已经不再像昔日那样对我们有巨大的吸引力,而驱祟仪式更是几乎成为历史。

或许对于生活在现代社会的我们来说,这些传统的过年方式已经不再如从前那般激起热切的期待。每逢春节,总能听到“年味越来越淡”“还是过去的春节更有仪式感”之类的感叹。

而“年味”和“仪式感”发生变化,其实是有迹可循的。在农耕时代,春节的主要意涵是向神明祈求来年的风调雨顺。然而随着时代的推演,工业化极大提升了生产效率,人们不再需要将希望全部寄托于神明。农耕文化赖以生存的信仰受到了挑战,而春节这个诞生于斯的节日,多少要受到冲击。

不仅如此,随着二十一世纪初全球化的热潮,诸多西方节日、习俗涌入市场,异国趣味和消费社会的宣传包装,让人们习惯了新鲜感和视听刺激。相形之下,春节这一传统节日就显得比较朴素了。简而言之,在物质资源和感官刺激上,春节已经无法象征极致的富足。那些过去构成了“年味”的仪式,因为缺少内核的支撑,如今正在被渐渐淡化。

但春节,在中国人的时间观念里却始终是一个无可替代的日子。在时代的演变中,各式各样的过年方式不断被解锁,人们其实早已赋予了春节新的内核。

时代不断演变,过年方式也大有不同

看看每年如火如荼的春运和网络上充溢的节日气息,会发现年味虽然变了,却一直都在。即便是在今年的特殊环境下,漂泊在外的人们也在精心营造着过年的独特仪式感:有人囤好零食干粮,和自己的宠物共同守岁;也有人在新年当天装扮得“红红火火”,循着网线和家人分享快乐;而无论是在家过年还是原地过年,我们也都会充满信心地立下新一年的flag:“升职加薪”、“考公上岸”、“早日脱单”……

如今,我们已经创造独属于这个时代的过年方式。从小家族的团圆,到全社会的热潮,春节文化的更新,让过年增添的不只是新鲜感和时代感,更让不同年龄、不同地域,甚至身处异乡的人们,都可以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份浓浓年味。

春节可以是一桌热闹的年夜饭,也可以是相隔千里的遥祝平安,而这些温馨幸福的瞬间,都将构成我们新的过年记忆。不论形式如何变化,我们总能在春节中得到慰藉。或许这才是春节的意义所在:

重振旗鼓,更待来日。

让所有的辛苦,都得到抚慰;

让每一个新年,都值得期待。

*参考文献

 [1]苏珂.浅谈傩戏艺术及象征性对其传承演化的影响[J].学术探索,2012(07):161-164.

[2]刘祯.傩戏的艺术形态与形成新探[J].中国政法大学学报,2010(03):131-140+160.

[3]黄水云.论唐宋诗赋中之傩文化题材书写[J].甘肃理论学刊,2011(03):136-143.

[4]森林鹿.唐朝穿越指南[M].北京:北京联合出版社2013年版.

[5]梁丹雯.丹青贺岁——从“岁朝清供图”看文人画的审美选择[J].福建艺术,2014(05):59-6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发现家居 » 春节穿越指南 | 过年宅家太无聊?来看古人如何花式迎新年

赞 (0)

评论

1+9=